田横山文化公园导游词

52导游词 > 华东地区 > 山东导游词 > 本文作者:anquye发布时间:2014-03-28

田横山自古为军事要塞,而尤其值得骄傲的是,这里曾是末路英雄田横安营扎寨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 田横是战国时期齐王田氏的后裔。秦朝末年,没落为平民。后响应陈胜吴广抗秦,与刘邦、项羽逐鹿中原。开始同盟,逐渐分化,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。汉高祖刘邦统一天下后,田横不愿臣服,被韩信战败后率残部五百人流亡到时为东夷之地的海边荒岛。但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。刘邦多次派遣使节到荒岛招安,田横若向朝廷称臣,即可晋京封侯加官,否则朝廷便出兵围剿孤岛,斩尽杀绝。田横为保存五百火种,被迫离岛赴京。行至距都城洛阳三十里的一处驿站时,田横凛然自刎,并在死前嘱托两位随从将他的头颅献给刘邦。当刘邦见到田横那形容未改的头颅后,深为其刚烈之气感慨而震惊,遂以王者礼仪予以厚葬,并下令任命田横的两个随从为都尉,发士卒二千。田横的葬礼刚毕,两位随从便在田横坟前各自挖一洞穴同时自杀,随主而去。当田横死不称臣以生命捍卫尊严的消息传到荒岛,五百壮士全部步其主后尘,合众自杀,以身殉节,惊天地,泣鬼神,十分悲壮。从此,这座海岛姓田而不姓汉,田横山成为气节的象征。
        令人遗憾的是,由于史籍的疏漏和笼统,一直考证困难,众说纷纭。唐宋以来,文献所见“田横岛”与“田横寨”,大致可有三说,即海州(今连云港)说、即墨说和蓬莱说。三种说法都有一定根据。其实民间传说田横所居的海岛,在山东沿海还有多处,都未发现原始遗迹。山东大学的刘敦愿教授认为,当年刘邦指出,田横还居于要地,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。而蓬莱地处胶东海滨,渤海海峡又有庙岛群岛,在军事上进可以攻,退可以守,危急时尚有回旋余地,必要时还可以从海上遁走他方,借助外援。因此,对于田横的居守之地,他的结论是接近“蓬莱说”的。
        不管田横的五百壮士殉难处是否在今天的田横山,他们的营寨曾经驻扎于此恐怕不会是凭空臆想出来的。既然是当年英雄们驻足的地方,就足以令今人大发思古之幽情,低回凭吊一番了。这也是它的价值所在,它的引人注目之处就在于其深厚的历史内涵。随着旅游业的发展,这里已辟为文化公园,既给游人提供了观光览胜的场所,也为田横这位令人敬佩的末路英雄树起了一座不朽的丰碑。
        田横山文化公园位于蓬莱阁西侧,总面积19231平方米。它以自然风光为形,以人文内涵为魂,河北导游词,成为与丹崖仙阁相协调的绿色背景。整个景区设计精巧,布局合理,古迹史踪,山情海韵,交相辉映,构成了一幅恬淡隽秀的迷人画卷。
        田横纪念广场:田横纪念广场位于田横山东南坡,是进入田横山的第一个景点。广场主要由《田横与五百壮士》大型浮雕和《祭田横墓文》石刻等组成。
        《祭田横墓文》:《祭田横墓文》是从《韩愈文选》中节选的。唐贞元十一年九月(公元795年),韩愈去洛阳路经田横墓时,为悼念田横而作祭文。祭文中对田横的气高节烈、威武不屈的精神给予了高度评价。田横虽然没有完成复国大业,却牢记国耻,不甘受辱,傲视生死,不损名节,其英雄气概,与日月同晖,光照千秋。
        《田横与五百壮士》浮雕:广场正面的这幅大型浮雕,是根据美术大师徐悲鸿先生力作临摹而成。这幅作品创作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。有意思的是,徐悲鸿大师把自己的五官相貌,“移植”描绘到五百士之中一个人的脸上。当时,正值蒋家王朝初建,以统一中国之名,行一统党国之实。这幅油画适时而出,其社会意义和艺术价值受到红色根据地的高度赞扬。这幅珍品被公认为徐悲鸿代表作之一。皖南事变后,田横精神曾一度成为重庆《新华日报》和延安《解放日报》的热门话题。
        田横寨遗址:这里是田横寨遗址,为长方形,东西长120米,南北宽80米。南侧的“田横寨遗址”石碑为书法家大康题写。这座田横纪念柱高7米,采用花岗岩雕凿而成。四面浮雕分别表现了“聚事”、“演练”、“进攻”、“建国”四个场面。西侧是一座田横雕像。他面北而立,气宇轩昂,象似在高呼“吾岂能北面而事臣?”雄姿凛然,气壮山河。
        三生石:这里是三对刻石小品。两只手的手心两两相对,依次是“心心相印”、“花好月圆”、“福寿双全”,代表了一对情侣从相知相爱到喜结良缘,再到白头偕老的幸福历程,也是对游人中的每对情侣的最美好的祝愿。三生是指佛教所说的前生、今生和来生,也指过去、现在和将来三个阶段。三生石寓意在人生三个阶段幸福美满、好运常在,即所谓“三生有幸”之意。
        翠薇廊:这座顺着山势逶迤而上的翠薇廊,是一座仿木质结构的框架建筑。它造型典雅,色调温馨,紫藤缠绕,绿荫遮日,清风徐徐,落英缤纷,充满了诗情画意,是休闲纳凉的好去处。
        烟波亭:这座小亭名为烟波亭。烟波,形容烟雾笼罩的水面。唐代诗人崔颢在他的《黄鹤楼》诗中写道:“日暮乡关何处是,烟波江上使人愁”,我们在这座小亭中伫立眺望,看到的却是烟波浩渺的大海,心境恐怕也与崔颢的诗句所写相去甚远。  1  

我要收藏】 【返回首页